澳大利亚Kiu Hung Immigrants
面包巨人澳洲移民开店发财记一
发布时间:2014/10/19 18:25:56   来源:乔鸿国际移民   点击:4697 次

面包巨人澳洲移民开店发财记一


有朋友自国内移民到澳洲,不知不觉已三年有余。

朋友年轻体壮,身材高大,酷爱吃面包,而且不用就菜(别的朋友攻击他是为了省钱?他深沉一笑,不辩解),得一绰号曰面包巨人。

巨人能吃苦,什么活都干过。最挣钱也最辛苦的是装修,穿着沉重的铁头工作靴,一天干十多个小时,晚上回家累得连床都上不去,但一个星期坚持下来能挣一二千澳币。

巨人特会过日子,特能攒钱。穿的衣服都是从国内带来的,全是假名牌。吃的都是最便宜的,什么牛奶,面包,专在鬼佬超市晚上九点的打折时间去买,就连鸡身体中最廉价的鸡骨架部分,也是挑市场物价最便宜的星期六去买。并且不赌(!)不嫖(?),凡是花冤枉钱的事好像和他都没有关系。整个一模范男人,一模范丈夫。雷锋和他比,绝对有差距。(关于巨人的生活和打工,也有许多有趣的故事,等以后有了空闲再写。)

 

三年后的今天,他把妻子也办到澳洲来了,手里也攒下了十多万澳币。银行有了存款,腰板开始发直,小日子开始欣欣向荣起来,于是巨人也水涨船高,开始有了更高的志向。

有一天,巨人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是要请我客。我大吃一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怀疑有幻听症。因为三年来都是我请他的客。他要请我的客,这可是开天辟地第一回。接着,我又开始怀疑这里面有什么阴谋鬼计。


嘀咕归嘀咕,宴会还是要去的,因为巨人强调,他的妻子亲自作陪,这个面子不能不给。

巨人在一家名字超大气叫作全世界海鲜酒家的酒店里请客,吃的是龙虾套餐,还开了瓶从国内带来的茅台酒,看样子,巨人今天是有诚意的,一桌子酒菜至少要花费三百多澳币。

酒过三巡,巨人开始忆苦,三年的打工劳累之苦,听得他的妻子珠泪满眶,盈盈欲滴。感情一向坚硬麻木的我,蒜头鼻子也不禁有点发酸。

 

巨人把盘中最大的那块龙虾肉一口咽下以后,话锋一转,又开始向我致谢,谢谢我三年来对他的关照。他的妻子也在一旁帮腔。直谢得我从脚一直热到头,头上还直冒热气。我和巨人一口气连干了三杯,豪情万丈地说,谢什么,谁叫咱们是哥们兄弟了!

接着,巨人又开始抒情言志,一腔豪迈地表决心,从今日起,再也不给别人打工了!从今日起,我要自己当老板!

酒意飘飘的我立马表态,坚决支持,男子汉大丈夫,当如是也!有什么需要大哥帮忙,你就痛痛快快说话!!

 

巨人一看我的酒开始上听,觉得机会成熟了,语调立即放慢,吞吞吐吐又清清楚楚地宣布了本次宴会的主旋律:巨人要做生意,要自己当老板,但不知该如何操作,因此请我帮忙。因为我来澳洲时间比他长,各方面的情况都比他熟。

他的妻子也恰到好处地敲起了甜如蜜的边鼓,谁叫你是大哥啊!不找你帮忙找谁啊!

我明知在澳洲策划运作一个生意,需要很多时间,很多精力。而在澳洲,时间就是金钱,我现在年龄大了,剩下的金钱(时间)本来就不多了。但好激动的我,在龙虾的强烈营养下,在茅台酒的醇香刺激下(吃人家的嘴短,古人这句话一点没错),哥们义气浩浩荡荡喷涌而出,也顾不得回家后妻子必然而无效的埋怨和谴责了,非常痛快地答应了巨人夫妇的请求。

 

男子汉大丈夫,言必信,信必果也!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巨人就开始了在澳洲做生意的具体行动。

第一步,确定做生意的资金规模。巨人和她妻子商量后,决定作一个十万澳币左右的生意。

第二步,确定做什么样的生意。我和巨人两口子商量了很长时间,做一个中国杂货店的生意,资金远远不够,只能做一个中小规模的餐饮生意。

放眼世界,做餐饮是华人的强项。巨人在国内虽然没干过厨师,但在家里,天天做饭,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据老婆形容,他炒的菜一端上桌,立马一扫而光,还是很受欢迎的。

 

对此,我倒有点怀疑,因为有一次我在家里请客,他自告奋勇掌灶,共炒了两个菜。一个是干煸芸豆,大概因为盐不是他花钱买的,小小一盘菜,投放了巨多的盐,咸得我俩眼荧光四射直冒盐花。另一个是主打菜,清蒸盲曹。一动筷,血丝惊艳地鲜红,鱼肉坚决不离刺。乍回事?没蒸熟呗!我为那条开了两个小时车买回来的活鱼感到惋惜,长那么大多不容易啊,稀里糊涂作了巨人的冤死鬼。

但是澳洲的唐餐馆,许多的厨师水平也是滥竽充数,比巨人强不了多少,有的清蒸盲曹,就是用微波炉加工的,但鬼佬们照样吃得津津有味。想到这里,我就不再表示异议。

 

澳洲做生意有两条路,一条是买一个现成的生意,花钱较多,做起来不太吃力。

另一条路是自己从头开始做一个新生意,能省一部分钱,做起来比较吃力。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想走一条省钱的路,就是在一个比较理想的地区,租一个地方,自己装修,自己买设备,自己安装设备,自己进原材料,从头开始做一个崭新的餐饮生意,这样就省了买生意的费用。

通过一段时间的市场调查,最后决定开一个中国的北方风味烧烤店。

 

在中国的时候,经常上北方风味烧烤店饱饱口福,到现在,一想起香味四溢的烤羊肉串,烤鱿鱼,哈喇子就情不自禁地流出来。

所以,我们坚信,北方风味烧烤会受到在澳华人的热烈欢迎,况且直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现相同性质的饭店,也就是说,竞争不会太激烈。

 

巨人甚至连店名都起好了,就叫做“口口香中国北方风味烧烤店”!多响亮的名字啊!!

于是我们开始看鬼佬的报纸,上鬼佬的网站,搜集租房信息。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很快就发现一个比较理想的地方。那是个比较繁华的地区,交通方便,有两路有轨电车经过那里,离市中心很近。旁边有许多鬼佬的酒吧,夜里很晚才闭店。

最巧的是,那个房子本身就是个洋式炭火烧烤店,设备和桌椅都可以用。营业执照也是现成的,换个名就可以了。

 

在澳洲租鬼佬的房子,必须经过中介。首先,中介派人领我们去看房子。房子和店的主人是同一个人。经过交谈得知,房主是前南斯拉夫的移民,来澳已多年,曾经是个共产党员,一提起当年的铁托总统,两眼直冒兴奋之光。回来的路上,我们也很兴奋,和房主都是前社会主义阵营的战友,谈生意应该不会太难沟通吧。

接着,房屋中介对巨人的租房资格(包括有无担保人,银行存款状况,以前租房有无不按期交纳房租的记录,有无经商经验等)进行了调查核实,填了一大堆表格。然后房屋中介微笑着表示,巨人的审查基本合格。现在已有三人有租房意向,我们是最先看房的,排在第一位,下一步就是看房东的选择了。

我们想,房东应该选择我们吧,谁叫我们是战友加兄弟呢!

 

三天以后,房屋中介来电话,通知我们落选了,房主敲定了另一个租房者。

巨人大为光火,愤愤地说,瞧这素质,太低了,怨不得南斯拉夫解体了。

巨人一怒之下,毅然决定增加投资规模到二十万,钱不够,借(我没敢问,向谁借?)!并且还决定,不干餐饮了,开酒吧,捎带着卡拉OK。

巨人侃侃有词曰,在社会主义开酒吧,扫黄扫得那么厉害,还可以挣大钱,在资本主义开酒吧,找几个靓妞伺候着,鬼佬准迷糊,没有挣不着大钱的道理。

 

巨人的妻子在旁边,用一种崇拜的目光,望着慷慨陈词的丈夫,根本没有表示反对的意思。

我也不好意思泼冷水,只能溜溜地随着夫妇二人,到处寻找适合开酒吧的房子去了。

酒吧的房屋要求和饭店又不一样。

 


我们先去考察鬼佬的酒吧,发现生意特好,尤其是周末,顾客如鲫涌动,酒吧里热闹得好像是不要钱的样子。

为了找到第一手的感觉,我们深入酒吧,亲自消费。各种酒的价格挺贵,但鬼佬们大多不在意,尤其是喝啤酒如喝自来水。特别引人注目的是酒吧里漂亮的金发女郎特别多,令人魂迷神摇。面对着她们那性感迷人的微笑,消费的欲望不知不觉就强烈起来。

一晚上,我们哥俩喝了二十多瓶VB啤酒。巨人个高,号大,喝啤酒的方式也与众不同,举起一杯啤酒,张开大口,直接往喉咙眼里倒,一大杯啤酒,一口就解决战斗。借着酒意,巨人越发亢奋起来,直嚷嚷,大哥,看到没,开酒吧,是逼着你发财啊!!

周围的鬼佬不知巨人在嚷什么,齐齐地看着我们,我们也看着他们,互相傻傻地对笑起来,然后一起干起杯来。

 

第二天,我们加快了寻找房屋的步伐。

先是看了一栋小楼,原先是一家开了二十多年的律师行,房租还算便宜,一年才五万多澳币。小楼坐落在一条全是咖啡店,快餐店的胡同里,白天人来人往,顾客特别多,但是一到晚上六点,店铺全部闭店,胡同里就显得格外冷清,没有了人气。经过反复讨论和考虑,我们觉得位置不太理想,就放弃了。

在相继看了七八处房子之后,终于选定了一处房子。地点在一条繁华的商业街上,三层楼,原先一楼是书店,二楼,三楼是旅行社。房主是个鬼佬,房租较贵,一年将近八万澳币。巨人伸出巨大的手指,一算,一天房租要交二百多澳币。

巨人豪情万丈地对我说,大哥,做生意,一天连二百澳币房租都挣不出来,那不纯属一摊尿泥吗?!

巨人妻子有点担心,三层楼的房子,除了房租,连装修,带设备,再加上流动资金,恐怕手里的存款不够用。

 

巨人大手一挥,怕什么,这不还有大哥吗!

我不由得心里打了个哆嗦,像中了一记暗镖。

这小子,外面傻,里面精,开始打起我的主意了。

巨人的妻子朝我嫣然一笑,我开始克巴起来,到时再说,大哥还能扔下你们不管吗?

 

房屋中介是个马来西亚华人,很热心,这几天陪我们跑了好几个地方,见我们租房心切,且态度坚定,也很高兴,因为这套房子,前面也有人来看过,都没有谈成。如果这次能成交,他也能赚到一笔佣金。他当着我们的面给房主打电话,房主关机,大概是周末的缘故吧。中介让我们回去等他的消息。

因为这一次没有竞争者,我们在房租上也没有讨价还价,估计没有不成交的道理。我们的心态很放松,高兴地回家过周末去了。

到了星期一中午,中介还没有来电话。巨人沉不住气,主动给中介去了个电话。中介说,他正想给我们打电话,房主不同意把房子租给我们。

 

巨人的嗓门马上高了一倍,为什么?

中介说,房主不喜欢在他的房子里,做酒吧之类的生意,言外之意,好像这类生意不高雅。

巨人火了,这SB,送上门的钱他不要,做什么生意和他有个屁关系!

又一个发财的希望破灭了。巨人有点泄气,苦笑着对我说,大哥,怎么轮到咱哥们想发财,就有那么多难关呢!等咱烧香,佛也掉腚。

我只能安慰他,把国内的流行语稍加改动,就用到巨人身上了,发财的道路是曲折的,发财的前途是光明的。

正好我的亲属从美国来澳洲旅游,我必须陪同,寻房开店的事儿就暂停了。

 

我当了几天导游后,想起巨人的事,有点不放心,就给巨人家里打了个电话。巨人不在家,是巨人的妻子接的电话,说巨人这两天总往市中心跑,不知瞎忙乎什么。

正聊着,巨人正好回到了家,一听是我的电话,赶紧命令妻子不要放电话,他正有要事要向大哥汇报。

原来这几天,做生意心切的巨人见我忙,就自己一个跑到市中心繁华地段找房子去了。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天有了令人惊喜的收获。

巨人在澳洲最大的玛雅百货旁边的一条街上发现了一个要出租的店面,面积虽然不大,才十平方米左右,但是地点巨好,与着名的大百货作邻居,客源根本不用愁。房租巨便宜,一年才两万多。

巨人的大嗓门震得我的电话直嗡嗡,大哥,咱不干酒吧了,从国内发一集装箱女人的衣服和装饰品,用不了几个钱,雇一洋妞当售货员,定价不要太高,物美价廉多销,肯定能赚大钱!

我有点怀疑,能有这样便宜的好事?巨人信誓旦旦地向我保证,绝不会有差错,因为他特意亲自上中介去咨询了价格。

 

我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同时,也有点惭愧,枉为大哥,帮了一大顿,猪尾巴打苍蝇,瞎忙乎,到了最后,还是巨人自己自力更生解决了关键问题。

这一次生怕夜长梦多,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三人就直奔中介(这是另一家鬼佬的中介)而去。

万万没有想到,到了以后,刚一开口,就受到巨大的打击。

原来巨人听错了,房租是十二万澳币。巨人只听了个零头。我们目瞪口呆兼垂头丧气。

巨人有点不好意思,自我解嘲道,这鬼佬的英语发音也太不标准了。

巨人的妻子脸圆,胖,一笑如佛,这时也沉不住气了,面无表情地对巨人说,我看了,咱们没有那个当老板发财的命,还是老老实实给人家当打工仔吧!

巨人不服,嘟嘟囔囔,好马不吃回头草,我就不信,我巨人当不了老板发不了财。但声音显然没有以前那么理直气壮了。

我觉得,在这困难的时候,方能显出大哥的英雄本色,该是我双手掐腰挺身而出的时候了。

 


于是,我在回来的路上,向巨人夫妇详细地介绍了我经过几日的深沉思索,终于形成的一个比较成熟比较可行的想法。巨人夫妇听后顿时兴奋起来。

巨人好激动,顺口就把古人的名句给强奸了,大哥,我这好比是,山重水复没TM的路了,巨人命大迎来又一春。

巨人的妻子一听我的一番话后,觉得切实可行,心一宽,一笑,又露出了佛相。

 

后来,根据我的这一想法形成的方案,被思路过分活跃的巨人隆重命名为--澳洲发财A计划。

澳洲发财A计划其实并不复杂,主要分三部分。

第一部分,在澳洲,华人开唐餐馆的历史悠久,店面比比皆是,竞争十二分激烈,还时常上演挖墙角的闹剧,经常有这一家刚刚开业,那一家宣布闭店的现象。巨人并非此业的行家里手,冒冒失失地一头扎进去,成功的可能性小,失败的可能性大。所以,我不赞成巨人开唐餐馆。

至于在澳洲开酒吧,这是鬼佬的擅长,巨人却是外行,再加上投资多,风险大,巨人没开成酒吧,并非坏事。

第二部分,巨人要开酒吧的想法,却给了我灵感。开唐餐馆不能行,开酒吧不可行,那么,开什么店行呢?我想起了深受鬼佬欢迎的鱼薯店。

鱼薯店是简称,主营炸鱼和炸薯条,兼营汉堡和三文治,主要顾客是鬼佬。

 

我提议巨人开鱼薯店,主要的根据是买店的投资小,经营见效快,因为有现成的市场,并且近年已有外国移民经营此店成功的例子,同时,此行的技术含量不高,容易掌握,巨人开此店是完全可行的。

第三部分,鉴于城市的商业中心,租金贵,投资大,竞争激烈,并且还要定期装修,各区虽有许多独立经营的鱼薯店出售,要价都比较高。

因此,我建议巨人借鉴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用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离开城区,到墨尔本附近的小镇去买店,投资小,成本低,竞争不激烈,市场稳定,利润较高,投资回报期还短。干个三五年,有了较雄厚的资本,再杀回城里图大业尚不为迟也。

为什么只干三五年呢?容以后有机会我会悄悄地告诉你。

巨人夫妇听后,先是沉思,渐显醒悟状,最后定格于大悟的表情。

巨人伸出巨指,一个劲儿喊,高!实在地高!!大哥,生姜还是老的辣!!!

 

巨人之妻会看脸色会溜缝,忙追加解释,大哥,他不是说你老。

巨人紧接着补充一句,对,我是说,大哥老奸巨滑!

我晕,我倒。除了做出若无其事虚怀若谷的样子,我还能怎样呢?。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三人一行,雄赳赳气昂昂地向郊区进发了。

第一个目标是鬼佬开的一家坐落在海边的鱼薯店。店的位置很好,在主要公路旁边,隔着公路就能看见大海。

巨人爱大海,巨人的家乡就在海边。这时我才知道,其实巨人爱吃海鲜,胜过爱吃面包。

 


到达的时候,店还没开始营业。巨人之妻留在车里,不能早起的她,抓紧时间来个短睡。我和巨人就到对面的海滩上漫步去了,用巨人的话,这叫做考察投资环境。

这儿是个风景区,有一个栈桥,一直通到海里。在栈桥上溜达,别有一番景致。因为时间还早,海边游人不多,只有几个漂亮的鬼妹在戏水。她们穿的实在是不能再少了,高声地大笑着,互相往对方身上泼水,越发显现出丰满可爱的体形来,尤其那柔柔颤颤的胸部,深深地吸引了巨人的眼球。

巨人的声音有点颤抖,大哥,养眼啊!真是养眼啊!!

按照巨人当时的激情指数,这个店是肯定买定了!忙时店里挣钱,闲时海边养眼,不亦快哉!不亦乐乎!!

到了鱼薯店开始营业的时间,我们来到店里。

店面挺大,通风不好,有股子让人愉快不起来的味道。店主是个鬼佬,个子不高,独眼,态度巨不热情,对我们对客人都摆出一副爱买不买,我就是这个D样了的姿态。

这是我在澳洲多年第一次遇到服务态度如此恶劣的老板。按照巨人的脾气,早和他干起来了。但我们是来买生意的,又不是来买老板的,没有必要和他一般见识。

 

我们买了一包薯条,走出店来。一尝,味道一般。奇了怪了,老板如此大的火气,薯条却炸得如此不够火候。

我们在鱼薯店所在的商业街转了一圈,很快发现了问题。就在离这个店不到二十米的地方,还有一家鱼薯店,正在热火朝天地营业中。一尘不染的柜台里面有两位胖胖的鬼佬,脸上挤满了老练的笑容。顾客很多,人气很旺。回过头来,看着我们本来想买的那家店门可罗雀的样子,似乎明白了独眼老板情绪不好的根源了。

我们马上失去了留恋那片海滩的理由,闷闷地打道回府了。

巨人惨然一笑,大哥,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我拍拍巨人的肩膀,以示安慰,但心里也有点嘀咕,巨人的发财之路怎么一点也不顺呢?!

我意识到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有点后悔破车多揽载。但此时打退堂鼓,岂不是枉为大哥了吗?我打起精神来,回来的路上在中国杂货店买了一大堆中文报纸,希望从中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回到家里,饭也顾不得吃,一头埋进报纸堆里。果然,又发现了一个比较理想的店。这个店主是个华人,应该容易沟通。我马上给他打电话。对方是个广东人,也能讲普通话,一听买店,立即问什么时候看店,显然卖店之心比较迫切。我一看苗头不错,立即约好,明天就去。

第二天上午八点整,我们三人又开车直向目的地奔去。

这个店离市中心有不到两个小时的路程,在一个小镇的中心地带。我们到达目的地,还不到十一点。一看,店面挺宽敞的,店里还放了十张桌椅,门外还有两张圆桌,可以围坐八人。对于这一点,我很满意。因为一般的鱼薯店,店面较小,店里不摆座椅,顾客买完东西,都是带回家去吃的。

店主不到四十,瘦且白净,一看就很精明。我们直截了当地说明了来意。广东店主马上介绍了该店的情况。一周营业七天。每天上午十一点开始营业,晚上九点闭店。每周营业额平均七千三百澳币。卖店价为十万元整。店的营业运转良好,店的租金很便宜,一周才二百多元,店的租约还有九年。店主用一种痛苦的声调补充道,是因为家庭原因,不得不忍痛出售。

 

按照巨人的脾气,当场就要拍板。巨人之妻一个劲拉他的衣服,让他看我的眼色行事。我对店主说,对于这个店,还算满意。但是也有不满意的地方。一是离市中心太远,二是店里的设备太旧,三是对营业额不太托底,心里没数。

店主马上保证营业额货真价实,店里的设备虽旧,使用没有问题,正因为离市中心远,竞争不厉害,才能赚到钱。

其实我说的三个不满意,最重要的是第三点,只有在这一点上做文章,才能够把买店的钱额降下来。我再一次强调营业额的问题,因为现在是夏天,营业额自然高,而到了冬天,营业额肯定下降。因此,卖店的价钱必须降下来。

店主问降多少,我一看有戏,马上斩钉截铁地说,八万元就可以成交。


没想到,我一张口喊价,倒把巨人吓了一跳,他使劲地看我,肯定认为我的心太黑,砍价有点过分,怕把生意砍黄了。

我装作没看见巨人的眼神,继续和店主讨价还价。

我认定,店主急于出手,降价是完全有可能的。我坚持说,如果现在的营业额是七千元以上的话,那么冬天的周营业额至少能降两千元钱。这样全年一平均,最多能达到六千元以上就算不错了。经过一番拉锯战,他减两千,我加一千,磨来磨去,最后,我们在八万六千六十元的价码上成交。

我胜利地瞪了巨人一眼,这一瞪价值一万三千多元。

接着,巨人向店主交了五千元定金。这就意味着店主不能再和别人商谈卖店的事宜,除非巨人自己不想买店了。

下一步,就是双方正式进入买卖生意的法律阶段。

回来的路上,巨人又是秧歌又是戏,兴奋得一塌糊涂。巨人之妻一看,有点担心,马上换人,改成由她当驾驶员。

我故意挑衅地问巨人,你刚才瞪我干什么?

巨人稍微腼腆地一笑,大哥,I服了you了!

 

他用崇拜的眼神向着我,又开始大拍马屁,如果商海是浩荡江湖,大哥就是江湖第一杀手。

他的声音越来越高昂,大哥替小弟省了一万多元钱,小弟今天晚上请大哥喝酒。我要是不喝躺下,我就是孙子。

我一听,免了,我可不想喝躺下。再说了,你当孙子,我也没赚着什么便宜啊!

第二天,我带领巨人去找了我熟悉的一位律师,办了相关手续。律师手续费八百元(朋友价),先交四百,余额待生意成交后再缴。余下的就是律师的事了,巨人只要在家等着,在有关文件上签字就行了。

但是有一件事,律师不能代做,那就是试店。

什么叫试店?就是买店人亲自到要买的店里,观察和考核两周的营业额,看看是否真实可信,有无猫腻。

十二月圣诞节过后的一天,巨人按照有关法律的规定,缴了买店总额的百分之二十的款项之后,就单枪匹马杀到店里去了。

巨人去后,天天晚上十点来电话汇报当天的营业额。情况比较理想,几乎天天超过七千元,巨人兴奋得声线有点变形。

第一个星期天刚过,巨人就呆不住了。

那天晚上,对方店主请客,巨人喝得有点高,借着一股酒劲,直嚷嚷要回来,说是不用试店了,营业额肯定没问题。

巨人之妻急得原地转圈,反复念叨,完了,完了,被人拉下水了。

第二天一大早,巨人果然兴奋地回来了,还一个劲儿让我放心,大哥,你还不相信我的眼光吗?!

咳,我最不放心的就是巨人的眼光!!

这一件买卖生意,需要三位律师经手。一位是巨人的律师,一位是店主的律师,一位是房主的律师。律师之间,电话交流,文件往来,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手续终于办完。买店付了八万六千,再加上律师费,保险费,政府的管理费,租店费,共花了十万元左右。按照双方的约定,定于一月二十六日正式接店。

巨人当老板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巨人发财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一月二十五日的傍晚,巨人请我喝酒。

不知为什么,巨人的声调不如往常,情绪也有点发闷。

我纳闷,这是怎么了?


 

  ​

咨询热线:400-070-8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