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Kiu Hung Immigrants
香港政府如何反腐?
发布时间:2014/10/13 9:02:25   来源:乔鸿国际移民   点击:3670 次

香港政府如何反腐?

三公消费,指政府部门人员因公出国(境)经费、公务车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招待费产生的消费,是当前公共行政领域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

2014年1月23日,按照中央要求,各地密集出台了厉行节约反对浪费的详细规定,要求地方政府大幅缩减“三公”预算。

截止至2014年1月23日,全国28个省区市召开的“两会”上亮相的新一年地方“三公”经费和行政经费预算,与往年相比数字上有一定降幅。其中广西、山东、江苏、宁夏等地降幅约5%。广东、北京、湖北、上海、陕西等地下降超过10%。浙江降幅为30%。但尽管如此,与公众的期望相比,大部分地区“三公”预算下降幅度并不大。

2014年5月,广州市41个本级部门及下辖区在政府网站上公开2014年部门预算,除“三公”经费外,不少还将会议费单独列入。广州市本级各部门会议费预算总额巨大,相当于“三公”经费的近一半。作为全国首个主动公开公议费的地方,广州做法受到社会赞许。但在“账目”中,一些区县、部门一年动辄数百万上千万元的会议费,有的甚至平均每天一会,一天要花费数十万元,引发了不少争议。

根据预算安排,广州市本级各部门2014年会议费总额2.26亿元,比2013年的2.9亿元下降超过22%。本年度的“三公”经费总额为4.79亿元,与公众已经关注多年的“三公”经费相比较,可以看出,会议费是名符其实的“第四公”,而且额度相当大。

与中国内地政府部门在三公支出上的“豪爽”相比,香港政府在行政费用的支出上就显得相当“吝啬”。
那么,特区香港是如何遏制三公消费的?又是如何把三公消费压缩到极致的?

一、公务出访报销少。
在香港,特首出访都要自己贴钱买机票。
据香港政府公开信息显示,香港特首曾荫权四年来外访活动共40次,所开支的费用不足100万港元。其中,在2008年4月1日前往广州拜会广东省委书记,仅支出420港元。更令人惊讶的是,曾荫权2010年9月访问深圳,参加深圳经济特区成立30周年庆祝活动期间,支出为零。
作为香港特首,曾荫权甚至曾自己掏腰包补贴公务出境支出。2008年曾荫权计划赴美国休假,期间正逢香港一个驻美机构邀请他主持典礼,政府认为特首可以“顺路”办点公事,所以往返机票是由曾荫权自己承担的。

二、公务车数量少。
目前全港只有20多名官员获准拥有公务专车。
香港有近17万公务员,目前拥有公务用车6300多辆。而且,今年来香港政府车队规模越来越小,从2003年到2011年,减少车辆达1000多辆。所有公务员中,港府首长级以上官员大约1200人左右,占全体公务员不到1%,属于港府的精英层。而这些人中,只有20人左右的最高级别官员,精英中的精英获准拥有专车。
但在内地,一些县乡一级干部都拥有专车。据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和国家统计局的一份调研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党政机关及行政事业单位公务用车总量为200多万辆,每年公车消费支出1500亿元~2000亿元,车辆购置费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2006年中非合作论坛期间,党政机关公务用车全部入库,竟令号称“堵城”的北京一路畅通。
三、公款接待规模小。
在香港,公款用餐最多六道菜,吃剩打包带走。
香港政府的公务午宴及晚宴每次开支上限分别为每人350港元和450港元,中式宴会上只点6道菜,不能点鱼翅等昂贵食材或濒危物种,且吃剩的饭菜需打包拿走。与之相比,上海红十字十几个一顿午餐吃掉了上万元,露出了中国内地公款吃喝的冰山一角。
在5月18日的香港立法会上,香港民政事务局局长曾德成公布了近几年港府的“吃喝账”,从2008年到2010年,港府首长级公务员公务应酬饭局的开支总额分别为1310 .9万、1350 .9万及1421.8万港元,其年均支出只相当于中科院公布的2010年公务接待费用的十分之一。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特区政府香港利用制度监管到公务消费每一个细节,做到了全民监督无死角。
香港监管三公消费,甚至细化到“一张公务用纸”“一张桌椅的维修”,一个部门的支出预算报告往往上百页之长。


这种事无巨细,从香港特首曾荫权过去4年来的外出访问支出报告可见一斑。报告详细披露了曾荫权从2007年11月到2010年11月之间外出访问的明细安排,包括每项活动日期、地点、行程和与之相应食宿、机票等各项开支。


相对于香港三公消费监管的“落到细处”,中国内地的三公消费则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目前中国内地政府三公消费仍然是看不见、摸不着,而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中央部门三公账目,在细节上,也只是停留在“类”和“款”两个级别,没有细化到“项”。

与内地政府对于信息公开的畏畏缩缩相比,香港政府一向乐于将三公信息公开以接受全民监督,多数特区官员认为这“对于塑造政府形象非常有利。”政府信息公开已成为香港政府与市民的共识。
香港民众认为,政府的廉洁和高效首先体现在财政的透明上。从特首、三司司长到下面的一众高官,其薪酬福利都是公开的。市民了解政府每一项支出的用途,可以防止政府利用公职谋私。而政府也会详细记载各部门的收支情况,上传到网上甚至制作成小册子,分发给民众传阅查询。


不过,别看香港公务员待遇“苛刻”,但办事效率却是内地公职人员的八倍。
香港2010年实现GDP2123亿美元,居世界第6位。按照衡量政府公务员工作效率的指标——公务员人数与GDP之比,即公职人员对于GDP的贡献来看,香港公务员人数与GDP之比为0.8人/百万美元。
而中国内地拥有公务员1053万人,包括中国内地特有的事业单位人员在内,共有公职人员4000多万人。而2010年中国实现GDP60094亿美元,则中国内地公职人与GDP之比为6.7人/百万美元。    也就是说每创造一百万美元GDP,香港需要0.8个公职人员为之服务,而中国内地需要6.7个公务员,效率仅相当于香港公务员的八分之一。


众所周知的是,香港是一个福利型社会,政府财政收入的一半用于教育、社会保障、医疗、公共房屋等方面的社会服务开支,尤其侧重对穷人和普通民众的补贴。香港劳工及福利局数据显示,金融危机期间,香港的低收入家庭户数不升反降。


同时,最近五年来,香港政府年年减税,还富于民。2008年时曾一次性宽减2007-2008年度75%的薪俸税及个人入息课税,上限为25000港元。今天年初,香港政府公布将向全港240多万住户提供电费补贴,并免除公屋住户1至2个月租金,预计涉及支出200亿,以缓解民众面对通胀的压力。
2008年,香港财政因获得巨额盈余,慷慨地向市民派发了总额达400亿元的红包,同是在这一年,香港政府“克扣”了曾荫权出差的机票钱。


在这样一个清正廉洁、社会秩序有条不紊、公民福利高于一切的和谐环境中,多数来港的内地投资者和内地学子表示很安心。


2013年通过香港资本入境计划移民香港的企业家曾先生近日致电向乔鸿移民专家道谢,“来到香港对于企业家、创业者是一个明智的选择。香港政府鼓励外来资本入港发展,为我们这些内地投资者提供了绝佳的发展机会。同时,香港成熟发达的资本主义制度、与世界金融市场接轨的资本环境为我们提供了极大的投资便利。另外,作为香港公民,我们全家都在香港享受到了极大的福利,我的小孩在香港享受到和香港本地居民一样的优惠,入读了一流的公立学校。非常感谢乔鸿移民集团的专家当时为我详细分析了自身情况,并为我推荐了香港投资移民项目,现在看来,这确实是最适合我整个家庭生活、发展的移民项目。”

对此,乔鸿移民专家表示,投资者在做移民选择时不可盲目跟风,应该在专家的指导下选择最适合自己和家庭发展的投资项目,并选择一家专业的、认可度高的投资移民机构。
香港投资定居项目是目前移民市场上最简单、快捷、安全、透明的移民项目。
根据香港投资移民项目的规定,申请人只需购买1000万港币的金融产品,7年后全家都可获得香港公民身份并同时保留内地户口。


作为首批推广香港投资定居项目、香港投资移民协会会长单位,香港乔鸿移民已帮助数千家庭取得香港居民身份,并为申请人及其附属申请人提供为期七年的四十多项后续服务,包括投资咨询、安家、置业、入学、生育、营商、财税等众多内容,免除客户在香港的后顾之忧。香港乔鸿移民愿与您移路相伴,助您移路成功!

更多香港移民详情 欢迎咨询:4006-016810

  ​

咨询热线:400-070-8600